济民救世玄机166833

这位历史大名人纪念馆重建商丘古都城圈又增一亮点

发布日期:2019-08-24 03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5月21日,商丘贾谊纪念馆(贾太傅祠)奠基仪式在贾谊后裔聚居地——商丘市睢阳区李口镇徐村铺村举行。 本报记者 邢 栋 摄

  5月19日至21日,第二届贾谊文化节在商丘成功举办。跨越两千余年的漫漫历史时光,贾谊——这样一位中华五千年文化长河中光耀千秋的圣贤,又一次和“中华圣人文化圈”的诞生地——商丘联系了起来。

  “第二届贾谊文化节”在汉梁故都——商丘成功举办。这是继2016年首届贾谊文化节在贾谊故里——洛阳举办后的又一次文化盛会。

  5月19日晚,第二届贾谊文化节在商丘明锦酒店举行开幕式。第二届贾谊文化节,由河南省姓氏文化研究会主办,河南省姓氏文化研究会贾姓委员会、长沙贾谊故居管理处、商丘贾姓历史文化研究会(筹)等承办。

  5月20日,贾谊文化节系列活动——“2017贾谊文化论坛”在商丘举办,开创了贾谊文化学术研讨的先河。河南省姓氏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石小生、长沙贾谊故居管理处主任吴松庚、洛阳市贾谊文化研究专家崔振华、商丘市贾谊文化研究专家孙纲及商丘师院、信阳师院的专家学者先后围绕贾谊文化发表学术演讲。

  论坛由商丘师范学院汉梁文化研究中心承办。商丘师院人文学院副院长朱凤祥教授在主持论坛时说:“商丘是‘中华圣人文化圈’的诞生地。商丘历史文化名人研究不应仅局限于商丘籍名人,像贾谊这样为商丘文化做出重要贡献的先贤,理应引起更多重视与关注。”

  河南省姓氏文化研究会秘书长、省社科院历史与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李立新博士总结发言时指出:“这次在商丘举办的贾谊文化论坛是国内首次贾谊文化专题研讨会。这是一次学术文化研究与贾氏宗亲姓氏研究结合,洛阳、长沙、商丘三地联合举办的一次文化论坛,开创了贾谊文化研究的新篇章。贾谊思想光耀千秋,贾谊不仅是贾氏宗亲的先祖,也是中华民族各族群的先贤。贾谊和商丘素有渊源,贾谊曾任梁怀王太傅,商丘可重建贾谊纪念地。今天香港六合结果,贾谊文化是商丘一张有待打造的文化名片、文化品牌。”

  5月21日,在贾谊后裔聚居地——商丘市睢阳区李口镇徐村铺村,商丘贾谊纪念馆(贾太傅祠)举行奠基仪式,2017丁酉年贾谊祭拜大典也在此举办。据悉,徐村铺村正在申报更名为“贾谊村”。

  贾谊75世裔孙、商丘籍中国著名书法家贾长城,首倡重建商丘贾谊纪念馆(贾太傅祠)。洛阳有贾谊故里及墓,长沙有贾谊故居,国内首个以“贾太傅祠”命名的纪念地将在商丘重建,意义重大。

  商丘应有一处或多处贾谊文化、汉梁文化的纪念地,由此成为商丘圣人文化、古都文化及厚重商丘地域文化——商宋文化的重要载体。

  重建中的贾谊纪念馆(贾太傅祠),位于商丘古城南、古宋河畔,占地八亩,前有广场,三进院落,传统建筑式样,建成后将会成为商丘“古宋河景观河”和商丘古都城的一个亮点。

  贾谊是西汉初年著名的政论家、文学家、思想家。贾谊的思想融汇儒、道、墨、法等先秦诸子思想。贾谊,世称贾生、贾太傅,短短的33岁的一生中,11年从政,曾有6年在商丘担任梁怀王太傅。

  贾谊生于洛阳,少有才名,十八岁时,以善文为郡人所称。文帝时任博士,迁太中大夫,受大臣周勃、灌婴排挤,谪为长沙王太傅。三年后被召回长安,为梁怀王太傅。梁怀王坠马而死,贾谊深自歉疚,抑郁而亡,时仅33岁。司马迁对屈原、贾谊都寄予同情,为二人写了一篇合传,后世因而往往把贾谊与屈原并称为“屈贾”。贾谊的政论文,评论时政,风格朴实峻拔,议论酣畅,鲁迅称之为“西汉鸿文”,代表作有《过秦论》《治安策》《论积贮疏》等。其辞赋皆为骚体,形式趋于散体化,是汉赋发展的先声,以《吊屈原赋》《鵩鸟赋》最为著名。

  早在汉代,刘歆就对贾谊推崇,评价曰:“汉朝之儒,唯贾生而已。”评价贾谊:“贾生才调世无伦。”贾谊的才华备受世人推崇,得此成就却英年早逝。

  汉文帝十一年,贾谊32岁,随梁怀王入朝,梁王刘揖坠马而死,贾谊感到自己身为太傅,没有尽到责任,深深自责,经常哭泣,心情十分忧郁。梁怀王无子,按例他的封国就要撤销。贾谊认为,这样做对整个局势不利;建议为梁王立继承人,或者让代王刘参迁到梁国来;扩大梁国和淮阳国的封地,使前者的封地北到黄河,后者南到长江,从而连成一片。正是由于汉文帝听了贾谊的建议,后来迁淮阳王刘武为梁王。从后来吴楚七国之乱中梁王刘武坚决抵御的作用来看,根据贾谊的这个建议所作的部署,确实是深谋远虑。汉文帝十二年(前168年),贾谊在忧郁中死去,年仅33岁。

  春秋战国时期形成了以商丘为中心的儒、道、墨等元典文化和以商丘为中心的“中华圣人文化圈”。两汉以后,商丘继承圣人文化、商宋文化,形成了影响深远的汉梁文化,也是中华传统文化——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商丘可称为“汉文化核心圈”。

  贾谊对汉梁文化及汉文化影响深远。贾谊是商丘汉梁文化的代表人物。贾谊文化与汉梁文化是商丘圣人文化、古都文化一个的重要篇章。

  据贾谊75世裔孙、商丘贾氏文化研究者贾长青介绍:“历史上,商丘贾氏祠堂可确定的曾有六处:第一处在商丘古城内东马道南,名伯庄公祠,俗称贾氏宗祠,建于明初,家谱有图,供奉有贾太傅和商丘贾氏先祖牌位;第二处在城南李口镇徐村铺村,名亦为伯庄公祠,建于明中期,因城内祠堂面积狭小,该祠与城内祠堂并存,周边官路两边曾有祭田两顷,是商丘贾氏总祠;第三处在李口镇余老家村,名伯儒公祠,清代修建;第四处在李口镇安家窑村西,名菊轩公祠,建于清中叶;第五处在李口镇清河口村祠堂庄,名天霈公祠,建于清中后期;第六处在临河店乡前贾楼村,名崇嘏公祠,建于清末,民国二年建成立碑。以上几处祠堂,历经多次战乱,屡毁屡建。解放后,祭祀既废,改做他用。文革后,毁坏殆尽。”

  重建中的贾谊纪念馆(贾太傅祠),其前身是约500年历史、主祭贾太傅的商丘贾氏总祠——伯庄公祠。

  据《贾氏家乘》等记载:“商丘贾氏,本洛阳人也。贾太傅为始祖,历代皆有显宦……”据贾长青介绍,南宋初年贾谊后裔就曾居商丘(当时的南京应天府)。靖康之乱,高宗南渡,贾谊45世孙、国子监司业(失其名,后人称贾司业),从南京应天府随驾高宗南迁,扈跸至杭。因忤权奸,后避祸奔盐官(今属浙江海宁),依于长平里巨姓林氏,三传皆迷本姓。南宋末,51世贾秀芝恢复本姓。又传三世,皆在海宁。元末天下大乱,54世贾哲字继贤,招义军保护乡里。朱元璋和陈友谅鄱阳湖大战,刘伯温发信找贾继贤搬救兵,声威大震,一战而胜,后朱元璋得天下。贾继贤明初授海宁卫镇抚,以功升凤阳左卫,子孙世袭。

  55世贾真(继贤公长子,字伯庄)袭父职,调凤阳留守中卫,后调归德卫指挥佥事。贾真长子贾敏一支袭职归德卫,传十二世。1642年,李自成军破归德,首破西门,城内军民死伤上万。66世贾之琯袭职归德卫,防卫北门,战死,后入忠烈祠享祭(《海宁州志》有记载)。之琯公夫人将女儿推到井内,抱儿子出城东逃难交给一个乳母,乳母将儿子掩藏在城东平台张仙庙草棵中,后辗转到城西水池铺乡大史庄定居。

  伯庄公贾真生五子:敏、敭、畋、敞、斌。有三支,载商丘世系(次子敭、四子敞居海宁)。伯庄公贾真是“商丘支始迁祖”。

  贾真长子贾敏一支后裔定居商丘古城及周边。贾真三子贾畋,从海宁投奔长兄定居商丘,后裔在城南李口镇一带定居。贾真五子贾斌,后裔在城东一带定居,其墓地在今虞城县谷熟镇。

  贾谊后裔,仅伯庄公贾线万人。整个商丘市有贾姓人口近10万人,约半数是太傅贾谊之后。商丘是研究、纪念贾谊的重要之地。

Power by DedeCms